全搜索首页 新闻 视频 图片网 更多» 专题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网红“水性杨花”在滇池的消失之谜

2020-07-21 16:12   来源: 科普中国   编辑: 陈玲   责任编辑: 高赛琦

我们都知道“水性杨花”是一个含有贬义的成语,但在植物界,却有一种花叫水性杨花。这种花瓣纯白、生长于水中、学名为海菜花(Ottelia spp.)的植物前不久还在网络中走红,而它纯洁美丽的外表也颠覆了人们对“水性杨花”的想象。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在去年的春夏之际,云南省丽江泸沽湖的波叶海菜花(Ottelia acuminata var. crispa )盛开,其风光一时不出其二。湖面成花海,黄蕊白花婀娜多姿的漂浮在澄净的湖面,美到窒息。有网友拍下这一绝美的场景分享至朋友圈,“水性杨花”立刻爆红于各大社交媒体,人们纷纷感叹世间竟有这如此素雅、洁白、灵动、独特的植物。 

而海菜花,曾经也是云南滇池上的一道美丽风景,却在约50年前神秘消失。海菜花是一种怎样的植物,又为何会从滇池消失呢?让我们来一探究竟。

海菜花——颜值与美味并存的“网红”

海菜花(Ottelia acuminata)是水鳖科中特产于我国西南地区的多年生沉水草本植物,主要生长于云南、贵州、四川和广西等地的湖泊、池塘、河流及水田中。在云南,海菜花还被当地人称为“水性杨花”,既表现了它的风姿绰约,也反应了它的独特的生活方式。

海菜花因颜值刷屏网络,那只是多数人们看得到却吃不到。它的美味才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其花和嫩茎常用来食用,是云南中西部旅游不可错过的地道食材,无论是煮汤还是清炒,爽滑清香的口感会让你流连忘返。

人类食用海菜花的历史非常悠久。清嘉庆年间,吴其睿在他的《植物名实图考》(1848年)中对海菜花做了详细的描述:“海菜生云南水中,长茎长叶,叶似车前叶而大,皆藏水内。抽葶做长苞,十数花同一苞,花开则出于水面;三瓣色白,瓣中凹,视之如六,大如杯,多邹而薄; 黄蕊素萼,照耀涟漪,花罢结尖角数,角弯翘如龙爪,故又名龙爪菜”。而学界直到1934年才正式为其命名,海菜花的拉丁名是Ottelia acuminata,Ottelia意思是像水中的车前叶,acuminata则表示它叶片是渐尖的,这个名字展现了海菜花的叶片特点。

倘若时间倒回个60年,想要刷海菜花本不必到泸沽湖的,云南昆明的滇池曾经也是海菜花种群大量分布的湖泊,而70年代末,海菜花的天然种群完全从滇池消失,关于滇池海菜花的记忆已然成为了昆明老一代人的黯然回忆。

从滇池消失的“水性杨花”

滇池是云贵高原湖群中面积最大的湖泊,滇池分为草海和外海两部分。20世纪60年代以前,海菜花群落在滇池占有显著地位,当地渔民在海菜花盛开的季节,将滇池称为“花海”或“花湖”,并且会采集海菜花的花葶和佛焰苞炒吃、与芋头做汤或者制作成海菜醡,一道著名的菜肴海菜花芋头汤让食客们唇齿留香。

然而突然间人们发现,滇池的海菜花越来越少,直到1976年左右完全消失。这一度成为昆明人和植物生态学者们十分关心的问题,为了探求可能的真相,学者们对滇池近几十年的重大历史一步步地进行梳理分析,得出了导致海菜花消失的几个原因。

首先是围湖造田。为了向大海要粮,滇池主要海湾被填平,使海菜花生长的地方变成了陆地,海菜花群落生长的面积必定因此减少,随之而来的就是海菜花产量也不断减少。

其次是环境污染因素。随着工业化的不断发展,排放入滇池的污水大量增加,间接影响了海菜花的生长发育。舆论中存在大量猜测,认为水污染是导致海菜花消失的主因,其实不然。因为七十年代末,并非滇池水质快速污染的阶段,再考虑到海菜花的生物学特性,可以推测滇池的水污染可能只是海菜花减少的诱因。

近些年的不少动植物专家的研究推论认为,外来鱼类的入侵与泛滥可能才是滇池海菜花消失的真正原因。1957年起,昆明市水产部门连年向滇池投放大量草鱼,这对滇池的生态系统而言,是一种外来的非友好生物。这一外来户不仅生长繁殖超过许多本土物种,并且食性只有植物,而且特别喜欢吃海菜花,使得原有的生态系统失去平衡。再加上围湖造田和水污染的双重打击,海菜花终究遭受了灭顶之灾。

海菜花消失背后的生态环境危机值得我们深思,我们要持续关注并付诸行动,以保护好和海菜花一样美丽的生物,减轻人类活动对地球生态的负面影响。

参考文献:

[1]Zhi-Zhong Li,Meng-Xue Lu,Andrew W. Gichira,Md. Rabiul Islam,Qing-Feng Wang,Jin-Ming Chen. Genetic diversity and population structure of Ottelia acuminata var. jingxiensis , an endangered endemic aquatic plant from southwest China[J]. Aquatic Botany,2018.

[2]Shu Hua Zhai,Gen Shen Yin,Xiao Hong Yang. Population Genetics of the Endangered and Wild Edible Plant Ottelia acuminata in Southwestern China Using Novel SSR Markers[J]. Biochemical Genetics,2018,56(3).

[3]Shuqin Chen,Zhaosheng Chu,Yunqiao Zhou,Qifeng Li,Tieyu Wang. Screening optimal substrates from Erhai lakeside for Ottelia acuminata (Gagnep.) Dandy, an endangered submerged macrophyte in China[J].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Pollution Research,2018,25(20).

[4]翟书华,樊传章,刘开庆,侯思名,王定康.中国特有珍稀水生植物海菜花的生物学特性、濒危原因及保护[J].北方园艺,2017(23):102-106.

[5]颉海波,冯可心,侯泽英,叶碧碧,周恩慧,储昭升,杨永哲.模拟农田低污染水中不同基质对海菜花生长的影响[J].环境工程技术学报,2018,8(01):78-85.

[6]李一贤,余艳红,张晓芸,郭建玲,孙文光,张永洪.濒危特有水生植物波叶海菜花的遗传多样性研究(英文)[J].延边大学农学学报,2016,38(02):139-148.

[7]杨君兴,舒树森,陈小勇.草鱼引入对滇池湖体海菜花消亡的影响[J].动物学研究,2013,34(06):631-635.

[8]蒋柱檀,李恒,刀志灵,龙春林.云南传统食用植物海菜花(Ottelia acuminata)的民族植物学研究[J].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汉文版),2010,39(02):163-168.

[9]李恒.滇池植被变迁和生态条件的关系[J].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85(S1):37-44.

[10]李恒.滇池海菜花的盛衰[J].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85(S1):138-142.

[11]李恒,尚榆民.云南洱海水生植被[J].山地研究,1989(03):166-174.

原标题:网红“水性杨花”在滇池的消失之谜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