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新闻 言论 视频 论坛 图片网 更多» 名医堂 同心卡 活动 美食 观影 时尚购物 汽车 评房网
新闻首页  »  新文化  »  正文

《权力游戏》第五季之前的故事

2015-04-14 17:03   来源: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编辑: 席骁儒   责任编辑: 马兰

又到了四月,第五季《权力的游戏》即将播出,想你应该会对这几个问题有些兴趣。

20130409132413532

本文选自微信公众号黑城堡,微信号:HEICHENGBAO

如果谈到近年来哪一部剧集最具有话题性,《权力的游戏》一定榜上有名。又到了四月,第五季《权力的游戏》即将播出,想必诸位对此已经食指大动了。然而这部剧集的线索过于复杂,在上一季完了大半年的今天,如果你打开新一集的剧集,很可能会一头雾水——为什么他/她会这样做,他/她为什么在这里。我想,在正式开始你的观影体验之前,你应该会对这几个问题有些兴趣:

1.艾莉亚·史塔克为何改变自己北上的计划,乘上了前往海港城市布拉佛斯的船?

事实上,这是一个偶然,如果我们诗意地说,可以称之为命运使然。艾莉亚前往布拉佛斯并非完全出于自愿。她最初的想法其实是前往长城。然而当她到达港口盐场镇的时候,唯一一艘要出航的船只“泰坦之女”号因为北方战乱频繁,无利可图并不打算前往北方,相反,这艘船开往的就是布拉佛斯。在得知这艘船的去向之后,艾莉亚想到某人(即第二季中出现的神秘刺客贾昆·赫加尔)给了她一枚硬币,并让她使用这枚硬币前往布拉佛斯,于是此时无依无靠的她顺理成章地乘上了这艘船。

在原作《冰与火之歌》中,布拉佛斯是狭海对岸的诸自由贸易城邦中最特殊也最强大的一个,它由处于狭海和颤抖海交会的地方,由一系列岛屿组成,城内水网交错,有点威尼斯的感觉。这个城市的独特环境和特殊地位决定了它在第五季剧集中将扮演重要地位。

2.布兰为何要北上?他被三眼乌鸦引导到了什么地方?

布兰北上的原因很复杂,但基本而言,他北上是为了追随一直以来给予他指引的三眼乌鸦。在原作的设定中,绝境长城以北是史塔克家族所信仰的旧神所在的固有领土,布兰的北上,实际上是一场追寻答案的旅程。布兰所被引导到的地方是最后的绿先知“血鸦”布林登·河文所在的洞穴,引导他们一行走进洞穴的“孩童”则是森林之子。

森林之子是维斯特洛大陆的原住民,传说中他们居住在森林深处,不事耕作,拥有神秘的超自然力量。而绿先知们是最强的易形者,拥有绿之视野,可以通过鱼梁木观察过去、现在、和未来。具有天赋的人类也能够通过训练成为绿先知。

值得一提的是,剧集中,布兰的北上面临的最大敌人并非盘踞在卡斯特的城堡里的守夜人叛徒,他甚至没有见到这些人。在三眼乌鸦洞穴门口的骷髅尸鬼也并没有在原作中出现过,尸鬼与其说是骷髅不如说是我们熟知的僵尸。在一次访谈中,两位编剧曾经透露这段剧情是对经典的《美狄亚》的致敬。

3.“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要将珊莎带往谷地之后,目前他们有何计划?

目前为止,珊莎可能是《权力的游戏》这部剧集中最不讨人喜欢的角色,她的行动无时无刻不被人摆布,无疑,即使她被从君临的软禁中拯救出来,恐怕目前还只不过是小指头手上的一枚棋子。

谷地在五王之战期间并没有卷入战斗,实力保留得很充分,而且谷地物产丰富,地形险要,储备充足,易守难攻。在凛冬将要到来的现在,几乎是维斯特洛最好的据点。小指头将珊莎带往谷地,是为了制造混乱以便浑水摸鱼。剧集中,原谷地守护者琼恩·艾林的遗孀莱莎被谋杀之后,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小指头的司马昭之心了。

至于小指头为何要携带珊莎,一为了是利用珊莎的美貌以及名号来获得更多的利益,二则恐怕有小指头本人的私心:珊莎之母凯特琳·史塔克本是小指头年轻时代的梦中情人,美丽的珊莎难免会成为小指头年少绮梦的投影。

与原作相比,谷地线目前的改动颇大。原作中,珊莎的身份除了已经死去了的莱莎·艾林以外并无其他人知晓,在其他人面前,她的身份仍然是小指头的私生女阿莲。然而剧集中知晓这个身份的人有很多,在接下来一季的剧集中,珊莎作为临冬城继承人的身份显然将会造成更多的戏剧冲突,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4.在击退了野人的进犯之后,琼恩·雪诺目前处境如何?

守夜人军团守护长城,史坦尼斯大军前来救援显然是上一季《权力的游戏》中最让人心潮澎湃的情节之一,作为主角的琼恩·雪诺在这场战斗中大放异彩。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将变身成为龙傲天一路高奏凯歌。事实上,在这场战斗之后,他的麻烦更大了。

首先,谁能继续领导守夜人,这是一个不小的问题。莫尔蒙司令死后,守夜人群龙无首。这一现状显然不会长时间持续下去,选出新的司令势在必行。看起来琼恩·雪诺似乎众望所归,但同样勇敢地参与战斗的艾里沙·索恩以及不那么勇敢的杰诺特·史林特等人也在觊觎总司令的宝座。战场之下,琼恩将开始另一场战斗,权力的战斗。

其次,守夜人归谁统领。如果按照惯例,守夜人应当严格恪守中立原则,不向任何一位国王站队。然而时代变了,在各个国王囿于国内权位争夺之时,唯有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带领数千精兵前往长城增援,这让长城的卫士们面临巨大的考验:如果史坦尼斯逼迫守夜人们妥协,他们应该何去何从?要知道长城上驻扎的守夜人只剩下了寥寥数百,如何可能与史坦尼斯的军队对抗呢?

最后的问题在于野人。十万野人聚集在长城脚下,虽然曼斯·雷德已束手就擒,但是如此庞大数量的野人显然不能被忽视。问题的关键在于,野人们并不是前来劫掠或者开战的,他们其实是为了寻求长城提供的庇护而来。理智地看,野人们并非不能为长城提供助力,但大多数人真的能接纳他们吗?

5.提利昂·兰尼斯特将逃亡何方?

当然,人人都爱小恶魔。被指控杀死了父亲和侄子的提利昂在詹姆和太监瓦里斯的帮助之下侥幸逃脱,坐船前往狭海对岸。他最终的目标将是丹尼莉丝·坦格利安。

然而,我们可以从地图上看到,从狭海对岸的自由贸易城邦到丹尼莉丝现在所在的弥林有着非常长的距离,纵使聪明机智如提利昂,这段旅程的危险性仍然不言而喻。他的同伴是谁?他将经过哪些地方?别忘了,君临城里,他的瑟曦姐姐还等着要他的命。钱能够买到一切,而瑟曦可不会在这些地方省钱。

还有一个地方我们应当注意,丹尼莉丝放逐了为君临当过间谍的“大熊”乔拉·莫尔蒙,他可还在厄索斯大陆上活跃着呢。

6.君临城中现在现状如何?

维斯特洛大陆上一切混乱的根源,归根究底都来自于君临。老实讲,即使在这个处处战火纷飞的时候,我们也很难找到比君临还乱糟糟的地方。

首先当然是政局的混乱。乔佛里死了,泰温·兰尼斯特也死了,现任国王托曼性情优柔寡断,大权集中到了太后瑟曦的头上。然而瑟曦已经被仇恨和悲伤冲昏了头脑,没有了父亲泰温的节制,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目前最令她头疼的事情除了上面我们提到过的提利昂·兰尼斯特的死活以外,红堡之内的“小玫瑰“玛格丽·提利尔可也不是易与之辈。

更令人头疼的是,君临城中目前聚集了大量的难民,虽然得到高庭的援助,民众情绪有所缓解,然而瑟曦手上只剩下了空虚的国库以及一屁股外债。重重压力之下,民众的不满如果不得到及时释放,一旦爆发后果将不堪设想——而且我们都知道瑟曦恐怕是不大会亲近民众采取怀柔政策的。

对了,我们还得说说詹姆·兰尼斯特。根据前段时间的消息说,詹姆在剧集中的情节与原作中情节已经有了很大的出入。关于他蜕变的故事仍在继续,他与瑟曦的不伦之恋,他对布蕾妮的情感,他断手之后的生活,都将是新一季剧集的看点:他的故事将由他自己写就。

7.丹尼莉丝将面临怎么样的挑战?

在第四季的剧集中,一路开挂的“龙女”开始逐渐显示出她不擅长统治的弱点来了。无疑,弥林这个地方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而统治显然也没有征服来得轻松爽快。尤其当她是个外乡人的时候,更是如此。她有强力的军队,有才干的辅佐,然而她手下同样有心怀鬼胎的人。同时,军队也无法真正对抗根深蒂固的传统。丹尼莉丝在弥林将真正学习到如何统治,只不过,这场学习如果不能安然过关的话,等待她的可能只剩下一条死路。

当然她也不是真的孤立无援,提利昂和他的同伴们正要投奔她,而且维斯特洛大陆上也并不是没有人怀念坦格里安王朝的统治——她如果能撑过这一关,等待她的将是美好的未来。关于丹尼莉丝的话题我们恐怕写不了太多了,更多东西还是在剧集中发现更好。

不过我们别忘记另外一点,她可是有龙的。

附录:剧集与原作有出入的重要情节。

你很可能没看过《冰与火之歌》的原作,在剧集改编的过程中,很多原作的细节甚至重要情节都有了改动。我相信你会有兴趣知道剧集到底改了些什么重要的地方。

山姆威尔·塔利从未告诉琼恩他遇到了布兰,也没告诉他们的去向。实际上,连“布兰没死”这事他都没说。

白灵和夏天都没有被守夜人叛军抓获过。它们是冰原狼,不是哈士奇。

史坦尼斯从未去过布拉佛斯。

珊莎在谷地诸侯来问罪时有出场,并提供了描述莱莎死亡时情形的证词,但仅此而已。她没有大胆到直接揭示自己的史塔克身份,还编出一个如此完整的谎言来帮助培提尔·贝里席脱罪。

剧集里的丹妮莉丝冷静地判处了曾背叛她的乔拉·莫尔蒙流放之罚,但在小说里,她做出这一决定时心烦意乱,并几乎无法忍住泪水。乔拉的反应更是如此,他最后是被“壮汉”贝沃斯拖拽着离开了宫殿。

派普和葛兰其实都在战斗中幸存了下来。两位广受赞誉的编剧对此的解释是:受限于时间和成本控制,他们无法在这一集中展示更多守夜人军团的其他人物(比如独臂铁匠唐纳·诺伊),所以不得不杀死一些之前已为观众所熟识的守夜人人物,来表现出战斗的真实与残酷。当然了,小指头的妓院不在成本控制考虑之列(也许是从服装道具方面考虑的)。

在书中,布蕾妮和猎狗从未相遇,自然也没对打过。但猎狗的头盔曾遗失,被罗尔杰得到,他戴着头盔假扮猎狗在河间地烧杀掳掠。布蕾妮追寻并最终找到了这只假猎狗,战斗并杀死了他。

原著中詹姆对弟弟承认他这么做的原因一部分是出于内疚,因为泰莎,提利昂的第一任妻子。泰莎不是妓女,她就是一个农夫的女儿,在路上与提利昂相遇,两人相处甚欢并很快私定终身。但泰温公爵认为必须为这种不体面的行为给提利昂一个教训,他让詹姆撒谎,说泰莎只是詹姆从乡间找来的妓女,为了让提利昂体验男女欢爱而谎称自己是个农女,并与他偶遇。为了证明这个谎言,一整个军营的士兵轮奸了泰莎,每人为此“嫖宿”支付一枚银币。泰温让提利昂最后一个上,并支付一枚金币以此彰显兰尼斯特家族成员的不凡身价,然后赶走了泰莎。这一真相令提利昂精神奔溃,他不再感谢詹姆对自己的拯救,反而立下毒咒要为此不可饶恕的罪行对詹姆、泰温,以及同样伤害过自己的瑟曦展开疯狂报复,他狂怒地向詹姆揭示了瑟曦的不贞与淫乱,坦白詹姆和瑟曦的长子乔佛里其实是个不得好死的坏胚子,最后,两人在决裂中分别。而这一事也是随后提利昂上楼杀死泰温的直接诱因,提利昂为了追寻泰莎的去向而折返首相塔,在质问泰温公爵当年事件的真相时被高傲的父亲彻底激怒,最后放箭射死了泰温。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本日 本周 本月
关注排行

今日推荐